追蹤
黑長尾雉棲息地
關於部落格
看的.想的.想說的.都在這裡.
  • 171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林毅夫

林毅夫,男,于1952年10月15日出生于台湾宜兰县,籍贯:福建省漳州市。著名的经济学家。原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八、九、十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并于2005年获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现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   学历:台湾大学农业工程系肄业,1971;台湾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硕士,1978;北京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1982;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博士,1986;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发展中心博士后。   工作简历:1987-1990年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副所长,1990-1993年,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部长,1994年2008年,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研究领域:发展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制度经济学。   2008年2月4日,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正式任命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毅夫为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世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在拟定研究计划及发展方向上扮演相当重要的决策角色,林毅夫出任世银首席经济学家将更进一步转变世银与中国的关系。林毅夫是首位在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如此高职位的中国人。   妻子:陈云英,是一位特殊教育专家。 投笔从戎的高才生:1952年10月15日,林毅夫生于我国台湾省宜兰县,父亲林火树给他取名叫林正义,是希望儿子长大后为人正直,富有正义感。曾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林毅夫据此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毅夫”。林毅夫自小牢记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训:“惟愿诸君将振兴中华之责任,置之于自身之肩上。”一个人如果有能为十亿人谋福祉的能力,就应该毅然投身到这样的事业中去。因此林毅夫后来从台湾毅然泅过海峡,投奔到祖国的怀抱,实现了父亲和自己的一个梦想。   1975年,林毅夫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陆军官校正期生四十四期步兵科,随即留校担任学生连排长,第二年考上国防公费台湾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1978年获政大企管硕士,随即返回军中,派赴金门马山播音站前哨担任陆军上尉连长,负责接待外宾参观第一线连的任务。马山连是全师最重要的一个连,不但全连官兵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而且装备福利 林毅夫高才生都是全师最好的。因为这个连的位置正在马山,是全金门距大陆最近的据点,退潮时离对岸直线距离只有2300米,通过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军民的活动,所以多年来都是金门防务部接待外宾眺望的明星据点。   林毅夫自己买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每当夜深人静,他就悄悄地收听大陆电台,遥望对岸星星点点的灯火,心潮澎湃,对祖国大陆充满了无限向往之情。然而,台湾海峡如一道屏障,硬是生生地将两岸人民骨肉分离,使他心中的“大中国思想”无法实现。他痛恨这种人为的分离,却又无法改变现实。   林毅夫曾听人说,十年前,金东题旅部某连有一名搜索排长,从天摩山下由后屿坡泅水到对岸。当时这名排长事前向蛙人借了“蛙鞋”,只说要下海学游泳,泅水的当晚到一家小店吃了一碗绿豆汤,第二天一早对岸就广播,宣布那名排长“起义归来”。   这个故事给了林毅夫极大的启发,他的心情豁然开朗。经过深思熟虑,一个大胆的念头冒出来了。   金门马山连长神秘“失踪”:林毅夫身材高大健壮,平素爱打篮球,且技术超群。按照当时盛传的说法,1979年5月16日傍晚时分,林毅夫“假传演习命令”,下达宵禁令,由连传令兵通知沿海岗哨,不准驻防马山播音站的官兵在夜晚点名后走出营房;若发现有人下海游泳,严禁开枪射杀,以让游泳者顺利泅水“叛逃”对岸;即使听到枪声,也不准一探究竟。其实,那个“游泳者”不是别人,正是下达宵禁令的林毅夫。   林毅夫失踪的那天晚上,金门全岛鸡犬不宁,所有驻军出动,连夜展开全岛水陆两域地毯式搜索。为防“叛逃”泄露军机,连队当即修订了作战计划,两天后展开了全岛东西守备部队互换防区的大规模演习。   社会上一直传说,林毅夫是抱着两只篮球游过海峡的。这个传说,在2008年3月7日的林毅夫夫妇的新闻发布会上,被证实是谣言。陈云英(林毅夫妻子)在发布会上透露,林毅夫是个游泳健将,至今仍可以连续游2000米。“没有人能抱着篮球游过台湾海峡,不信你抱抱看!”林毅夫这时插进来说,“尤其是两个篮球。”在场记者全被夫妇二人逗笑了。   师从大师舒尔茨:投奔大陆不久,林毅夫便进入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政治经济专业。关于为什么选择学习经济学,林毅夫认为大陆、台湾必然统一,解释最需要的就是既懂台湾经济、又懂大陆经济的人才。在北大,林毅夫以其既谙熟西方经济学理论、英语口语又非常流畅的优势,很快即在同学中脱颖而出。   1980年,刚刚对外开放的大陆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197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荣誉教授西奥多·舒尔茨。舒尔茨自然不会放弃到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宣讲他的经济学理论的机会。当时,北大为找一个翻译颇费了一番心思,林毅夫荣幸地成为给舒尔茨做翻译的惟一人选。这个意外的机会,为他打开了通往世界经济学最高殿堂的大门。   舒尔茨对林毅夫的翻译非常赞赏。一天,舒尔茨问林毅夫:“你想到美国读博士吗?”林毅夫不假思索地说:“想呀。”   林毅夫本以为舒尔茨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舒尔茨回美国后不久,正式将林毅夫推荐到了美国芝加哥大学。能师从诺贝尔经济奖得主舒尔茨,是许多经济学人士梦寐以求的事情,林毅夫自然欣喜若狂。1982年,林毅夫从北京大学毕业,怀揣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位证书,他远渡重洋,来到了现代经济学的大本营芝加哥大学,师从舒尔茨,学习农业经济。   在芝加哥大学求学期间,林毅夫申请了全额奖学金。身在台湾的家人十分挂念林毅夫,当林毅夫所需的学费和生活费不足时,台湾的家人曾给他汇款资助。不仅如此,即使在林毅夫已功成名就的今天,其哥哥林旺松还出资在北京大学设立中国经济研究奖,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得以于2000年开始每年举办全国“经济学优秀大学生夏令营”活动,以促进中国高校经济学优秀大学生之间的思想交流,加强青年学生与经济学家的联系,并从中选拔学生继续深造。   与妻子儿女相聚异国:林毅夫的妻子名叫陈云英,与林毅夫一样,陈云英也出生于台湾。两人婚后,感情非常融洽。陈云英在一所中学里教授语文。一天下课回到家里,林毅夫给陈云英端来一杯开水,然后坐在她身边,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我不见了,你可能要像王宝钏一样,苦守寒窑十八年……”陈云英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1979年5月16日夜里,林毅夫真的突然不见了。   当时,陈云英的大儿子已经三岁了,她又身怀六甲。家人都以为林毅夫不在人世了,立了林毅夫的牌位。但是,生性倔强的陈云英坚决不相信丈夫已去世,她经常以泪洗面,坚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数年后,陈云英突然接到林毅夫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欣喜若狂,当即决定前往美国,与丈夫团聚。1983年,陈云英带着6岁的儿子和4岁的女儿,辗转赶到美国,见到了魂牵梦萦的丈夫。   在美国的4年中,陈云英和林毅夫不在一个城市,没法互相照顾。陈云英一边带孩子,一边上课写论文,花一年半时间拿下了美国爱丁保罗大学特殊教育硕士学位,31岁开始攻读华盛顿大学的博士学位。好多次,她刚给孩子做完饭,接着又跑进教室,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中国炒菜味。她最终坚持下来了,拿到了博士学位。1987年林毅夫回国,同年的6月18日,陈云英在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后的第八天,就追随丈夫回到了北京。   在祖国陈云英的事业蓬勃发展。由于她成绩突出,曾多次受到国家教委及残联的表彰,还被推选为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多次与林毅夫一起参加全国政协会议,被人们称为“夫妻议政”的典范。   陈云英是我国第一个拥有特殊教育博士学位的专业人才,在我国是首屈一指的特殊教育专家,如今已成为我国特殊教育事业的“带头人”。   参与“十五”计划起草:1987年,林毅夫回到了中国,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从海外归国的经济学博士。   林毅夫先是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工作,任副所长,3年后调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部长。   1990年,林毅夫关于1959—1961年中国大饥荒的论文《集体化与中国1959—1961年的农业危机》在国际顶级经济学杂志之一的《政治经济学期刊》上发表,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争议。1992年,他在《美国经济评论》上发表《中国的农村改革及农业增长》一文,成为一段时间发表于国际经济学界刊物上被同行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之一,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为其颁发了经典引文奖。这两篇文章一举奠定了林毅夫在国际发展经济学和农业经济学界的地位,一些欧美的中国问题研究机构视林毅夫为中国农业经济与社会问题的权威,屡次邀请他出国访问研究。   1993年,林毅夫获得美国国际粮食和农业政策研究中心1993年政策论文奖(每年一位),并以《制度、技术与中国农业发展》获得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他在2000年出版的著作《再论制度、技术与中国农业发展》的第四章《价格双轨制与供给反应:理论与来自中国农业的经验证据》,再次荣获孙冶方经济学奖(第九届),其他的获奖更是不计其数。   1994年,林毅夫回到母校北京大学,联合多位海外留学归来的经济界人士,共同成立了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并出任主任一职。如今,该中心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学研究的大本营。2001年10月,在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推动下,首届中国经济学家年会在北大召开,成为中国经济学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   林毅夫曾是第七、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是朱镕基总理和温家宝总理倚重的经济决策智囊,也是“十五”计划起草人之一,对中国的经济决策,尤其对农村经济和国企改革等领域的政策,极具影响力。   鉴于林毅夫对中国经济现象的独到研究和见解,以及他在世界经济学界的地位,一些著名学者预言,他将是我国最有可能问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1996年,林毅夫的母亲不幸亡故。初闻噩耗,林毅夫失声痛哭,泪流满面。林毅夫因台湾当局的阻挠而未能成行,此事成了林毅夫的终生遗憾。   2002年5月9日,林毅夫的父亲林火树在宜兰老家溘然长逝,享年84岁。当时,林毅夫应邀出席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一项国际经济学术研讨会,面对记者的镜头,他潸然泪下。   悲痛之余,林毅夫向台湾有关方面提出赴台祭父的申请,引起了海峡两岸新闻媒体的极大关注,有关20多年前尘封的往事再次成为报刊连篇累牍爆炒的话题。台湾“总统府”和“国防部”高官纷纷发表谈话,对林毅夫当年的“叛国”、“投共”极尽严厉之辞,在台湾社会中引起轩然大波,给林毅夫奔丧之事蒙上了一层扑朔迷离的色彩。   林毅夫本想低调申请返回台湾奔丧,没想到竟引起台湾社会激烈的讨论。他不无遗憾地说:“我不希望在父亲过世的时候,再次引起太多争议……我最希望能让我很低调地回去看我父亲一眼,在他火化之前再看他一眼……台湾毕竟是我魂系梦牵的地方。”   林火树的灵柩一直停放在宜兰县员山乡福园,20多天都未入殓,家人想让林毅夫见父亲最后一面。林毅夫的大哥林旺松表示,父亲生前经常提到想再看看弟弟一家人,希望台“政府”能以人道考量,尽速让他回台,以尽其孝思。   5月30日,台湾当局“基于人道精神考虑”,同意了林毅夫返台奔丧的申请,至于林毅夫案是否超过追诉期属于法律适用问题,其结果不代表“政府”对该项“叛逃行为”的评价有所改变。   然而,由于林毅夫回台奔丧的问题已被泛政治化,林毅夫和他的家人都改变了初衷,林毅夫最终放弃了返台奔丧的念头,由妻子陈云英代为奔丧。    6月2日下午,陈云英怀揣林毅夫的亲笔悼父文,搭乘班机飞抵台北中正机场,当晚歇脚于娘家。次日清晨,在林毅夫大哥林旺松的陪同下,陈云英前往宜兰县员山乡福园的林父灵堂祭拜。6月4日,陈云英披麻戴孝,背上还背着林毅夫的麻衣,在林火树灵前难抑悲痛,放声大哭。她哀伤地说,麻衣让她感到很沉重,她的心也因为丈夫不能回台奔丧感到痛苦。她还说,她这一代40岁以上的人所怀抱的情感,不是今天这个时代所能理解的,她和台湾的感情是割不断的,她是台湾人,也是福建泉州人,她爱台湾,也爱大陆。随后,她又到龙潭公墓上香祭拜婆婆。   同日上午,在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林毅夫和女儿林曦亲手布置灵堂,透过互联网现场连线直播方式参与父亲告别式。   林毅夫写的《祭父文》凄婉感伤,对于父母过世而自己却无法“执手扶送”,表达了无尽的哀思和遗憾。他回忆说,自己弱冠之年,赋性顽介,愤愤诸事,而他的父亲则每次都以动心忍性的掌故相勉。1979年离家远去,关山重重,有家归不得,而今是“子欲养而亲不在”……他动情地说:“阿母病危,未能侍奉左右;阿爸抱病卧床,仍无返乡之途。黄泉路口,不得执手扶送,长留阿爸、阿母无尽之憾。终天惟有思亲泪,寸草恨无报春晖。 ”   林毅夫透过互联网看到亲人和父亲的灵位时,泪流不止。当他听到宜兰告别时法师说“宜兰下雨可能是因为儿子没有回来”时,踉跄地跪倒在父亲的灵位前,痛哭失声。告别式结束后,他仍向父亲灵位跪叩不起,最后在女儿林曦和学生的搀扶下才缓缓离去。 [编辑本段]林毅夫与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1994年,回到母校北京大学,林毅夫联合多位海外留学归来的经济学人,共同成立了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CCER),并出任主任一职。CCER自成立之日起,就秉承北大优良学术传统,以推动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为己任,以建立一所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和管理学研究与教学机构为目标,不懈致力于科研发展、教学革新、人才培养、国际国内学术交流与合作。林毅夫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汗水。   “从1994年成立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以后,国内主要政策的制定与讨论我们都参与了,包括电信改革、加入WTO、金融改革、农村发展、社保体系、农民工、粮食问题,等等。由于研究中心提出的许多政策建议独树一帜,一直都是比较受重视的声音,许多思想和观点都成为改革的主要内涵。”   以此为平台,林毅夫与世界上许多经济学大师,特别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建立并保持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仅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十周年庆祝期间,他就以“站在巨人的肩上”为题,邀请了罗伯特·蒙代尔、约瑟夫·斯蒂格利兹等10位诺奖得主前来北大演讲,让北京学子早早地接触到世界最前沿的经济学理论和发展趋势,取得了较好的效果。2005年6月,由林毅夫掌门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荣登财经媒体和中国留美经济学会推出的“中国内地经济学教育研究能力排名”榜首。这是自《财富》杂志和《福布斯》杂志评选由该中心主办的北大国际MBA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商学院之后,该中心主办的项目再次得到学术界和社会的肯定。   如今,该中心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学研究的大本营,林毅夫更是桃李满天下,学生遍布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全球各地。   不仅如此,林毅夫还和他的同仁一道,成立了国内研究金融改革的重要机构——长城金融研究所,为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和大力发展民营银行而奔走呼号,并取得了巨大效应。 張貼者: George 位於 下午 3:48 0 意見 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的戰略意義 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的戰略意義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9-05-12 10:21:30   作者:錢尚文 河北省張家口市 幹部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最近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并原則通過《關於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設海峽西岸經濟區的若幹意見》。此若幹意見對於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具有十分重大的戰略意義。其理由分述如下:   一、海峽西岸經濟區基本概況   海峽西岸經濟區,是指台灣海峽西岸,以福建為主體包括周邊地區,南與珠三角、北與長三角兩個經濟區銜接,東與台灣島、西與江西的廣大內陸腹地貫通,具有對台工作、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并進一步帶動全國經濟走向世界特點和獨特優勢的地域經濟綜合體。   它是一個涵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等各個領域的綜合性概念,總的目標任務是“對外開放、協調發展、全面繁榮”,基本要求是經濟一體化、投資貿易自由化、宏觀政策統一化、產業高級化、區域城鎮化、社會文明化。   經濟區以福建為主體涵蓋浙江、廣東、江西3省的部分地區,人口約為6000~8000萬人,預計建成後的經濟區年經濟規模在17000億元以上。   二、發展海西經濟區標志著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格局不可逆轉   我們知道在兩岸由於中國內戰造成并延續至今的政治對立狀態下,海西經濟區的主要省份福建成為兩岸政治對立的前沿陣地,號稱“福建前綫”。由於兩岸長期政治對立造成福建經濟建設相對滯後,主要是考慮武力統一可能造成的損失。當時有打完仗再建設的考量,即使搞建設也是一般性的短綫項目。一些大型永久性的建設項目往往是往後推,怕的是將來萬一兩岸動武,造成不必要的損失難以挽回。   如今,國務院批准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就是向海峽兩岸同胞發出了明確清晰的信號,兩岸中國人自相殘殺同室操戈的局面一去不複返了。代之而來的是兩岸永久和平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事實;兩岸同胞攜手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將貫穿於今後相當長一個歷史時期;兩岸同胞同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將成為歷史賦予兩岸中國人共同的歷史使命。   所以說發展海西經濟區標志著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格局不可逆轉。   三、發展海西經濟區是連接台灣與內地的紐帶和橋梁   當年,在香港回歸祖國即將成為事實的背景下,鄧小平發出了建立深圳特區的號召,深圳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各項建設突飛猛進,把貧窮落後的小城鎮建設成為現代化的新型城市。成為連接香港與內地的紐帶和橋梁。深圳成功的建設經驗拉近了與香港的差距,使香港同胞看到了內地絕不是貧窮落後一成不變的蠻荒地區。原來對於回歸祖國的抵觸情緒,隨著深圳特區熱火朝天日新月異的突飛猛進而逐漸煙消雲散雨過天晴了。深圳特區“摸著石頭過河”改革開放窗口城市的成功實踐,更增強了香港同胞對內地的信心和認同。使得“一國兩制”順利在香港推進。所以說深圳特區是連接香港與內地的紐帶和橋梁。   同理大陸政府特批海西經濟區“先行先試”重大改革措施。海峽西岸經濟區東與台灣地區一水相隔,北承長江三角洲,南接珠江三角洲,是我國沿海經濟帶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全國區域經濟發展布局中處於重要位置。福建省在海峽西岸經濟區中居主體地位,與台灣地區地緣相近、血緣相親、文緣相承、商緣相接、法緣相循、民俗相同、人脈相連、宗親同源,具有對台交往得天獨厚的發展潛力和揮灑空間。它是一個不同於行政區劃的具有地緣經濟利益的區域經濟共同體,它面對台灣,毗鄰台灣海峽,地處海峽西岸,是一個肩負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促進兩岸同胞交流融合的特殊地域經濟綜合體,因此海峽西岸經濟區的建設有著重要的意義。   海峽西岸由於中國內戰長期造成的政治對立,經濟發展大型建設嚴重滯後,原先作為兩岸對立的前沿陣地,更是“到處森嚴壁立”與內地改革開放飛速發展的形勢相去甚遠。經濟建設欠賬過多,與沿海發達地區相比發展速度嚴重滯後。大陸政府適時批准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并給予“先行先試”等大量優惠政策,必將極大的激發海峽西岸經濟發展迅速走上快車道,掀起新一輪發展高潮。這也必將給海峽對岸的台灣帶來無限商機和發展良機。   海西經濟區利用兩岸“大三通”開啓的大好時機連接兩岸。具有吸引台商、海外華人投資的獨特優勢;具有引進外資和海內外人才的巨大潛力;充分利用台灣先進的管理經驗與科技實力;充分發揮海峽西岸地理位置優越、物產豐富的地緣優勢;發揮獨特的對台優勢,加強兩岸產業合作和文化交流,努力構築兩岸交流合作的前沿平台。加快現代化基礎設施建設,適應兩岸直接“三通”的需要,提高發展保障能力。充分發揮後發優勢,高起點發展特色產業,提升經濟整體素質。統籌區域內協調發展,推動跨省區域合作,加快形成區域、城鄉經濟社會一體化發展新格局。創新體制機制,先行試驗一些重大改革措施,繼續發揮海峽西岸經濟區對外開放的先行作用。加快社會事業發展,促進社會和諧。加快生態文明建設,努力建設人居環境優美、生態良性循環的可持續發展地區。必將使海西經濟區成為連接台灣與內地新的紐帶和橋梁。     四、建設海西經濟區的重大意義   建設海峽西岸經濟區,是中央戰略決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以福建為主體的海峽西岸貫徹落實大陸政府提出的一系列重大戰略思想的偉大實踐;海西經濟區承擔全國發展大局和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歷史重任;是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加快海西經濟發展的戰略選擇,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   有利於促進全國區域經濟布局的完善。加快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將有力推進海西經濟區與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區域協作,逐步形成從環渤海灣到珠江三角洲整個沿海一綫的完整發展布局,凸顯海峽西岸在東部率先發展、東中西部良性互動的全國區域發展格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有利於在加快東部發展中發揮海西經濟區優勢。加快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有助於海峽西岸在新一輪發展中樹立新理念、拓展新思路、開辟新空間,充分發揮沿海港口、外向帶動、對台合作、生態資源和對內聯接等優勢,實現經濟社會在新的起點上更高水平、更優效益的又好又快發展,促進人民生活水平上新台階,使廣大人民群衆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有利於形成服務中西部發展的東南沿海新的對外開放綜合通道。加快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構建以高速公路、快速鐵路、大型海港、空港為主骨架、主樞紐的海峽西岸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揮對外開放的“窗口”示範作用,為促進中部崛起、西部開發提供一條快捷順暢的對外開放戰略通道,并不斷拓展海峽西岸的發展空間。   有利於構建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前沿平台。加快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將進一步促進海峽兩岸經濟緊密聯系、互動聯動、互利共贏,使海峽西岸成為海峽兩岸經貿合作和文化交流的結合部、先行區和重要通道,提高台灣同胞對祖國的向心力和認同感,為發展兩岸關系、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乃至推進祖國統一大業做出新貢獻。   五、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體現了中華文明以人為本的和諧理念   新一代大陸中央領導集體執政以來,堅持科學發展觀,對內構建和諧社會;對外構建和諧世界;在海峽兩岸實施和平發展方略。所有這些大政方針集中體現了中華文明以人為本的和諧理念。   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就是貫徹這一理念的必然結果。胡錦濤在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3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我們要牢牢把握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主題,積極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實現全民族的團結、和諧、昌盛”。大陸政府批准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就是促進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重大舉措。   兩岸同胞“一心一意謀發展,聚精會神搞建設”就必然會降低兩岸由於內戰形成并延續的敵對情緒;必然有利於海峽兩岸同胞各方面的交流、合作、溝通、融合;必然使兩岸同胞從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引發的兩岸良性互動、經濟快速增長中獲得豐厚的回報;必然有利於融化壓縮台獨滋生的土壤和發展空間。   海西經濟區得以批准建立與發展,得益於大陸政府貫徹對內構建和諧社會,堅持以人為本;對外構建和諧世界,堅持永不稱霸。始終堅持科學發展觀,努力營造中華文明與人為善、和諧為本的民族魂。大陸政府這次橫跨四省區大規模軍事演習沒有動用南京軍區,就是體現了大陸政府為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提供良好的發展氛圍。國務院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的意見更是為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台灣能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也是落實胡錦濤“在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道路上,台灣同胞將同大陸同胞一道,共享一個偉大國家的尊嚴和榮耀,以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而驕傲和自豪”的講話精神。   所有這些都體現了大陸政府堅持中華文明以人為本的和諧理念。   綜上所述,大陸政府做出加快發展海西經濟區建設的英明決策,是惠及兩岸同胞的重大舉措,對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具有十分重大的戰略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